知乎上的他们都年薪百万吗?_凤凰资讯

作者:招生办 发布时间:2018-05-18 17:35 点击数:186次

cOMMANDO还记得最早那会儿上知乎时,他感觉自己被扔进了一个藏书楼。图书馆里从地面到天花板,全都是书架,书架上都是自己最喜欢的一类书。「你就觉得,我从最近的一本开始看就行,永远也看不完,OK,人生齐了,就这种感觉。」

在显微镜下,两面凹、圆饼状的红细胞像一只只多肉的小柿饼;脊髓的切面像一只瘪嘴生怒的圆脸猫;次级卵泡团结在一起,画下一枚微微留下的猫爪印,神经细胞与神经纤维在不同色调的处理下构成了一片夕阳下随风摇曳的芦苇荡……

如一则回答所言:「能在汹涌的数据洪流里找到一个持有同样观点的人,像是在茫茫森林里寻到了和自己稍微相仿的叶子。但仅仅是寻找这一步,已经足够艰巨了。」青葭见识了更广阔的森林,也通过找到一片片与自己价值观相似的叶子,拾得了认同与自负。

吉驰是一名法医。初中时,他迷上了国产刑侦剧里那些穿白色工作服提取指纹、骨头与血迹,在试验室里用显微镜做测验的一群人。许多年后,他也穿上了白色工作服,上解剖课、到公安局里实习,像《Unnatural》里的法医们一样,见证着沾染疾病致死、过劳死、杀人案、火灾,以及坠楼、自缢等各种死亡现场。

千百种人生,无数种生涯情境,在Sunlau的设计图纸与谜底里,「完整不是一个量级」。

学医多年,他深知人类比自己想象中软弱更多,对死亡也有自己从容的理解。

「人体中有没有看起来非常美丽的细胞?」这个看似轻松的话题让吉驰筹备了好几天,收集了各种各样的细胞图。在答案的最开头,他写下「细胞是真难看啊」,并用了五个感慨号来表白自己的爱好之情。

室内设计师SunLau恰是吉驰的关注列表里,以另一种方法生活的人。

只有在知乎,当真是最天然不外的一种立场。

几年前的某一天早上,他忽然发现手机里涌进了无数条新闻提醒。

以法医职业为主题的热点日剧《Unnatural》里,一名法医安慰一位难以释怀妻子之死的白叟:「人死了,哪会分什么好人坏人,只是碰劲死了,我们也只是碰巧还活着。碰巧还活着的咱们,不能把死亡当做不吉祥的东西。」

后来她遵守内心,走上了音乐之路。往后的人生中,每当内心摇晃时,她都会回去翻这道题,去重温当时的人们对自己说的话。

前一晚睡觉前,他在知乎上回答了一个问题:「被害人的死状无比惨,家眷非要看尸体,该怎么处置?」他趴在床上,用手机写了一千多字:「我也见过保持要看的家属,我也见过看完之后蒙受不住嚎啕大哭、瘫软在地的,所以我始终以为绝对于死去的人,我更难以面对活着的人……」

只管如斯,直至看到这则回答之前,我都无奈理解吉驰的回答下那些对于法医与死亡源源一直的关注与好奇。

她在伯克利音乐学院渡过了快活的多少年,现在行将毕业。她至今最感激的,是在高中面临人生抉择时,她在知乎上播种的来自网友们热情认真的倡议。一位量子物理学者告知她,在幻想与事实之间的取舍能够用外部评分跟内部评分的概念来权衡。「内部评分越高,人更能到达心坎的幸福和自由。」

文|王南

在所谓的「基础款人生」里,无论是家景殷实、自小出国留学的「女神」,仍是出生清贫通过自我斗争考入海内TOP10大学的凤凰男,最后都鸡汤式地以寻找人生意思、妄想为由逆袭,成为「年薪百万的人生赢家」。        

与吉驰相似,Sunlau在知乎上的走红源于自己的无意之举。2010年刚上知乎时,Sunlau底本处于围观状况,跟着知乎上关于设计类的问题多了起来,他也开始尝试答题。

生的轻巧与死的繁重,在法医吉驰的眼中都是科学世界里做作、平凡的存在。人们也在他的回答里,一点点推开了认知的大门。

去年,当知乎宣告注册用户数超过一亿时,曾有机构选取其中300万用户的职业进行分析,学生、产品经理、自由职业、程序员、工程师、设计师、先生、人力资源、律师等位于前列。与吉驰、Sunlau一样,这些散布天南天涯的一般人通过火享本人的看法,构筑了一个充斥新知的世界。

1

「这是你的人生吗?」「你的人生毕竟想要什么?」

悲哀,害怕,懊悔,不舍,人们面对死亡的千百种情感,也是30岁的法医吉驰自挑选这一专业以来感知的世间百态。

这是一群分布在天南海北的普通人,是这个时期下的新知青年。通过一个字一个字的敲击,他们向同样普通也同样盼望求知的同类分享自己的见解、教训和故事,构筑了一个实在得有些残暴的世界。

Sunlau工作时常用的工具

青葭

他的回答中到处都是渺小的可恶之处。比如在先容厨房的使用分区时,本来几句话就可以把荡涤区、烹饪区、厨具蕴藏区解释明白,他还是用制图软件绘制了一个个小图标,玲珑精巧的菜碟、洗手台和锅炉宁静地躺在图标中。

来自死亡现场的探索与冒险,触感与气味变得遥远了。吉驰就像一名普通公务员,朝九晚五地上班。但总有些时刻,他的生活有那么一点不同。

每当他们面临人生选择的十字路口时,这两个灵魂拷问般的问题就会回响耳畔,这是「知乎er的根本款人生」,电话那头一番沉静后两个人声未出春满高原

如他在知乎上出版的电子书中写的:「出于对法医的热爱,我开始在网络长进行有关法医方面的科普,盼望有更多人能懂得到真实的法医,从而破解一些不迷信、不准确的常识,让这门带有神秘颜色的职业能更真实地浮现在大家的眼前。」几年的时间里,吉驰认真回答了300多个关于死亡的话题。他喜欢在知乎上回答这一类源于生活视察的问题,往往一千字左右的答案,他会花上一两个小时的功夫准备,翻看论文和专业书籍,把几页几页的专业解释浓缩成几行艰深话语。

直到2010年知乎呈现时,他再次找到了曾经在90年代的论坛里类似的感到。在其他的网络范畴和公共场所中,认真有可能会招来讥笑,「那么认真,你至于吗?」

Sherry Li最早开始玩知乎的时候只有15岁。从小在国外读书的她爱好音乐,现在在伯克利音乐学院学习电子音乐专业,喜欢在知乎上分享视唱练耳、写歌词等音乐方式。高中毕业后,她回国加入知乎举行的盐Club偶尔结识了一位音乐人,一年之后她收到邀请,给鹿晗的新歌写歌词。这是她从前从未设想过的事件。

每当他认真回答完一个话题,好评老是像潮水般涌来,最好的评估也许是:「如果当前有机遇,想请你帮我设计新家,并请你吃我在你设计的新厨房中做出的第一顿饭!」

原题目:知乎上的他们都年薪百万吗?

在知乎上,吉驰叫做「死者代言人」——从死者身上找线索,还原真相。现实中的吉驰背着双肩包,走在北京的雾霾天里,像一个还在实习的大学生。我们在国贸邻近一家餐馆会晤,聊到关于死亡的种种细节,他热忱高涨,全然忘了碗里的面。

懦弱感从何而来?他说例如「医生有没有遇到过『这都能死』的病例?」这一问题里,就有一则死亡起因让他印象颇深:因拔鼻毛造成颅内沾染而死亡。「有的人会因而达观,哇,觉得世界好危险,天天就开始担忧,我会不会死啊。而我觉得一个人连根本不在意的事情都可能死的话,那也没措施躲,是吧?」

在现在所学的电子音乐专业里,Sherry可以制造出交响乐团的乐器吹奏不出的声音。下雨天的滋滋声来自于烧灼的培根、拉开易拉罐的声音、苹果手机开屏的声音、科幻大片里变形金刚变形时的「咕噜咕噜」……在电音世界里,她取得完全的掌控与自由。

死亡不给他带来胆怯,反而是一种摸索未知的渴望。「法医碰到一个案件,基本不晓得事实本相是什么,所有都要依附自己的专业,自己的过细察看去发现问题,解决事情。」

每次写好一份文字答案后,找图还要花上8到10个小时。Sunlau举了个例子,他想象过一种可以卡在洗水池上、节俭应用空间的砧板。只有想象,没有实图是不够的。他需要在英文网站上,变换各式各样的搜寻词,翻了几百张图之后,才干找到那一个凹槽刚好,足以让砧板卡住的洗手台配图,同时它首先还得雅观。

Sunlau算得上是室内设计师中的网红,在知乎上有35万粉丝,在8年的时间里,他一共回答了870多个问题。82年诞生的他自称为「豆叔」。入行14年的时间里,他从最早领1000多块钱月薪的学徒开始,一步步成为了自由设计师,开办自己的设计事务所。

Sherry Li 

吉驰

他自己当然也不例外。他喜欢吃面条,有时候深夜饿了,即使家里没有面条,他也会起身亲身擀面条吃。在他看来,室内设计源于生活里的每一处细节,「好比说生活习惯,他们每个人做的菜不同的话,他对于厨房的供给请求、布局是十分大不同的。」

他还记得,跟平昌冬奥会的闭幕时光是吻合的 锥心刺骨,早期登录知乎时,他会想起20年前刚开端用电脑上网的日子。那时候,中国第一家互联网公司瀛海威正英姿飒爽,最早的BBS站点还须要通过拨打长途电话,在每秒1-2K的网速中下载信件包。这些函件包里是一个个离线的论坛,他可以花上一终日的时光把论坛看完,写好了回复再发送回去。

3

她开始在知乎上分享自己的文章。有时是自己对语文的理解,在知乎上与网友探讨对于「夕颜凝露容光艳,定是伊人驻马来」的懂得。有时则是解答其余老师在当班主任时遇到的迷惑。班上有学生恋爱了,告诉了她,她也不做评判,而是循着知乎上的收成,让他们读波伏娃的《第二性》,让他们自己领悟:真正美妙的恋情,是让你变得比以前更好。

因此在回答一系列关于厨房设计的问题时,他会停下来假想每个人做饭的场景。爱吃爆炒的人家,炒菜前要预备好葱姜蒜,在油滋啦啦烧到滚烫时一个回身将配料倒入锅中,只待馋人的香气氤氲。也有在海外生活久了的年青人,只要要用一只平底锅煎鸡蛋与牛排,厨房只在他们的生活里促而过。

吉驰听过许多人这么形容法医这一职业,每天接触死人,不跟活人打交道。固然夸大其词,但不可否定受职业影响,他更喜欢一个人独处。更多时候,他通过手机关注世界上正在产生的事,听网友们的反馈与不同的主意。

他的知乎涌入了数以千计的关注量。在那之后的几年时间里,他回答了300多个跟逝世亡有关的问题。「法医开始解剖新颖尸体的时候会放血吗?」「假如我作为第一发现者在大巷上发明一具被害者尸体,我闲的没事干把尸体解剖了的话我犯罪么?」许多问题看似天马行空,吉驰每次从法医和法律的角度作出说明,总能在第一时间收成很多点赞与评论。

去年,当知乎发布注册用户数超过一亿时,曾有机构随机选取其中300万用户的职业进行剖析,真正的「知乎er」形象在大数据下逐步显现。目前,知乎上的主力军,重要来自学生、产品经理、自在职业、程序员、工程师、设计师、老师、人力资源、律师等群体。

现在吉驰每天要面对的「死亡」,就在一方简练的大办公桌上。荧光灯下,来自第一现场的斑驳血迹、呛人气息、目睹证词全都稀释在了由前办法医鉴定收拾好的一个个案卷袋里。他与其他六名共事每天要面对的,是标本、尸体照片、尸检讲演。他们从一堆素材里抽丝剥茧,一点点推导出「答案」,再与已有成果进行核查。

或者是由于网络资源的稀缺与可贵,他至今都觉得那是一个大家真正认真探讨的空间,「良多人可能没有见过我那个时候的互联网,我甚至认为他们不知道,如果你认真的话,是一种多好的感触。」后来,上网变成一件再简略不过的事情时,各种论坛网站四起。有那么一段时间,他感到极度无聊,甚至猜忌互联网上的货色已经被自己看完了。

曾有人以这种情势调侃活泼在知乎的用户们。

2

翻看他在知乎的回答内容需要必定的勇气。比方在「为什么法医要用手电照耀死者的眼睛?」这一问题的回答里,往下滑动几下,就会发现有几只堕落程度不同的眼睛凝视着你。那是他在《法医病理学》一书中找到的几张示例图,用以阐明法医如何通过眼角膜的浑浊水平断定死亡时间。

Sunlau觉得,一名设计师首先得酷爱生活,「如果说你喜欢这个人,你就会去告诉他你身上有这些毛病,而后会去辅助他改良。」

教师青葭来自四川广安,几年前第一次在知乎上看到对于古代诗歌的探讨时,她觉得对来自小城市,身边没有太多人可以交换的她而言,那里就是一个全新的世界。

cOMMANDO原名祝佳音,当初是一家游戏媒体的主编。他的知乎草稿箱里,躺着八九百个草稿,从注册至今,他已经答复了网友一千多个问题。

Sunlau